“当上海遇见布拉格”捷克艺术展览 – 赴上海参观捷克Dalibor自制的辉光管

“When Shanghai meets Prague” exhibition – Visit nixie tubes made by Dalibor at Shanghai Museum of Glass.

2013年12月21日,上海,晴,3℃ 作为一名痴迷的辉光管爱好者,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亲自参观国外辉光大师的作品,在听说捷克艺术展览“当上海遇见布拉格”在上海玻璃博物馆开启以后,就开始期待这一天! 今天在好友的带领下,顶着寒风来到了上海玻璃博物馆,冷落了一楼那些别致的玻璃艺术品,直奔二楼捷克展馆。 刚进捷克艺术展馆,摆在入口中间重要位置的,就是我的好友/捷克玻璃工艺大师/资深辉光管爱好者 Dalibor的辉光钟作品,当然,这两颗仅有的辉光管就是Dalibor本人手工制作的。 在设计之初,Dalibor在问我,他想将这个作品起名叫“Shanghai Time”,让我帮忙给起一个中文名字,想来想去,还是觉得“上海时光”比较贴切。 更加荣幸的是,这个作品的高压升压部分,用得就是我的NCH6100HV辉光管高压升压模块。 展览时间从2013年12月11日 至 2014年3月11日,历时4个月,上海玻璃博物馆在上海市宝山区长江西路685号,希望上海的朋友可以亲自前去观赏。 去的朋友记得给Dalibor投个票哦! 下面,就和我一起来欣赏Dalibor的辉光管作品:

[...]

SHOW.无以伦比的大气,Dieter送的新礼物,前苏联IN-18辉光管时钟。

喜爱辉光管的朋友一定对德国的Dieter有所耳闻,他从2003年开始玩辉光管,目前应该是世界上收藏辉光管最多的行家了。 认识他的时候,我们还都刚刚步入二人世界,而现在,都已为人父。不过对辉光管的兴趣爱好依然是我们永远的话题。 一个月前,他告诉我他的最新作品IN-18 Blue Dream Nixie Clock就要完工了,请我帮忙翻译说明书,Oh my god,一共16页A4纸。当然,这个木有多少难度,翻译过程中又一次领教了德国人一贯的严谨作风,不仅功能上让我们为之惊叹,几乎想要的功能都做的堪称完美(下面会做详细介绍),而且说明书的排版、字体选择等等细节都能看的出用心之处。虽然描述语言显得十分啰嗦,但确能够让每一个没有任何接触过辉光钟的人完全明白如何操作。 作为对翻译的酬谢,他告诉我 There is a mystical package on the way to you! 上周,我收到了这份神秘礼物,很震撼,啥也不多说了,先上图:

[...]

SHOW.今儿收到德国Dieter的辉光钟,不锈钢外壳+ZM5660粗壮侧显辉光管

不知不觉玩辉光电子管已经一年多了,做过不少作品,也交到了不少朋友…… 在没有亲眼见到国外的辉光作品之前,总觉得无非是个时钟,而且辉光管早已不生产,大多都是DIY出来的,谁会那么认真的去做设计、外壳、包装之类的… 直到今天收到了德国Nixie大师Dieter的另一份礼物,ZM5660的大个头辉光管时钟,Super suprise…这才明白了原来我们真的应该认真地学习一下,不仅仅是技术本身,还有的就是做事态度。 不多说,先来SHOW一下:

[...]

SHOW.今儿收到德国Dieter做的VFD荧光管时钟,对比,反思…

细数一下,发烧Nixie Tubes快一年了,也DIY过几款辉光电子管时钟和VFD荧光管时钟,承蒙很多DIYer支持,我也一直在不停的努力还原这些带有古典韵味的Tubes。 其间,有过成就感,也有过思维枯竭的时候,曾经还认为自己的DIY作品算的上比较精致,但今天收到德国Nixie大大Dieter的VFD时钟在一起比较后,才发现自己的作品只能算得上业余,还有很多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。 惯例,先SHOW一下收到的东西(先借用一张Dieter的原图口水一下): 注:这款时钟是Dieter在2010年做的。

[...]

SHOW最后一批完美80年代产的YS18-3荧光电子数码管,对比70年代的YS18-3,罕有的收藏价值…

SHOW一下完美的80年代产的YS18-3荧光电子数码管,最后一点点了,以后很难找到这种管子了,对比70年代的YS18-3区别还是蛮大的,说说区别先:

YS18-3是早期国产最大个头儿的荧光数码管,管身直径18mm,YS18由此得名。除此之外,还有YS13-3,YS9-3,那些管子很细了,数字也很小,所以没有YS18受欢迎。 不过,YS18-3在中国市场已经绝迹,不论是70年代产的(年代久远,效果还好,字体较小,栅极网孔较大),还是80年代产的(效果最好,字体较大,栅极网面细腻,色彩均匀)。今天整理了一下库存,翻出了我这里仅存最后90多只珍贵的80年代产YS18-3:

[...]